是好吃的坚果花生

还要走很远

好像没什么可说的

总是没什么可说的

勿做世间浮沉雨

只愿孤心远云端

头像是本人~


在我心中

 粤语乐坛女歌手中封神登圣的只有关淑怡一人

只有她一人

没什么是非对错

是他俩的事 容不得外人置喙

生日快乐啊🎂

黎明时分(试阅)

重度ooc产物
应该不好的很
———————————
在游历途中经过排斥魔法的家乡
[烛火的微弱焰光在昏黯的地下室里摇摆不定,书桌紧贴着冰冷潮湿的墙壁,抬眼所见只有烛影投射在石墙上跳动着,低下头继续阅读木制小桌上那本厚重而晦涩的古籍.]…以此周而复始,其中第七个节点则是——不!这有悖于它的原始法术模型![扔下手中的羽毛笔,墨渍溅在桌上,用力狠狠揉了揉凌乱的碎发,繁复的解析步骤、过少的参考资源,以及这座城市对于魔法排斥都搅得人心烦意乱.]果真是一座连魔法之光都照耀不到的城市,一切都笼罩在对魔法的恐惧之下…恐惧![嗤笑了一声随即沉默了下去,半晌,轻柔地卷起古籍旁布满潦草字迹的羊皮纸放入衣袋,展开另一张.落笔]展信佳:亲爱的同行者,但愿你近日来一切安好.非常感谢你能够在信函中为我详细介绍天坛学院,不得不说在战争之后得知这样一座传承之地令人欣喜与欣慰,然而却正是这片魔法的瑰宝之地承担了大部分的战火,倘若如你所说这座学院已经在战争中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学子——对于我们而言便是失去了年轻的同行者,这无疑令人扼腕叹息,同时也是魔法世界难以再次承受的损失,[用羽毛笔蘸了蘸放在右手边的墨水瓶,对着前方古老的魔法典籍郑重地行了一次扶额礼,再次提笔]我原本回到家乡是为了一探这里是否还有魔法的向往者存在,然而我眼见的只有恐惧,这令我无法不为了魔法奥秘的传承之路而感到悚然与迷茫,万幸地是无论魔法本身还是我们的同行者都尚未走到尽头,天坛学院正是如今最好的传承之地——我决意在尔重建之际前往那里,或许仍有我能为魔法传承与我们未来的同行者们所尽之力.魔法在上,我愿将信仰与未来交付,也愿将荣耀与生命交付,请将奥秘的求知与传承交付.[对着羊皮纸静坐数秒,将信函封好]道哥 道哥我的好姑娘,恐怕又得麻烦你走一趟了.[打开地下实验室的密门,唤来了自己灰色的信使猫头鹰,拍了拍她的羽翼]送去老地方——小心些.[趁着夜色送走了信件,合上了密门,倚靠在冰凉的门板上,抬头是一片黑黢黢,望不到夜空便也不知道外面的夜色究竟有多深了,逐渐弯下身子坐在潮湿的地面上,长长呼出一口气,一字一顿地低声自语]魔法在上,请听我一言——我正身处魔法无法生存的荒野、我的故国,我无法使魔法之光照耀这片在恐惧笼罩下抛弃了智慧的土地,但我愿从此彻底远走他乡,去遥远的传承之地,投毕身于魔法,因此请注视我、庇佑我、并使我得以在那个魔法能够不加掩饰地存在的地方将其奥秘传承下去,使我得以用手中的火元素暂且为年轻的同行者照亮前方、驱除危机,使这份久远而神秘的力量与智慧不至就此失传的境地——除此之外我接受命运女神的安排,别无所求.

我这个睡美人需要他们俩互相亲吻才能醒来....

刮个彩票吗?

昕爷赢啦
丁硕哥哥也要加油!

一点念想

最大的念想是让他们平安喜乐 无论是谁 都要过完整幸福的一生
而后希望他们自我突破 无论打不打比赛 只要保存着初衷便好
你们都是我爱的英雄